畅阅小说网
繁体版

第一百零五章 笼中鸟

    (感谢书友kk爱读书打赏的100币!顺便拜求推荐票!)

    “迪恩,你看你把这些无辜的路人都伤到了,怎么着也要表示表示。”拉克丝忽然看到周围有几个躺倒在地上的茶客,显然是刚才的战斗中被波及到的,于是看向迪恩说道。

    迪恩心想,这关我什么什么事儿嘛?这全都是我背上这位干的。

    不过想归想,迪恩却陪笑着说道:“这些人的赔偿费我来出。”

    “这才像话。”拉克丝撇撇嘴说道。

    迪恩转身看向和他一起来的几人脸色难看的说道:“还看着干什么?”

    那几人还能说什么,只好凑出钱来,挨个给那些倒地的茶客赔偿医药费。

    就在这时,店小二忽然走上前来,伸着手对着迪恩。

    迪恩一愣,随后阴沉的脸说道:“你想想干什么?连你也想趁火打劫?”

    店小二嘿嘿笑道:“迪恩公子,您误会了,我哪敢呐,只是您知道的,这可是龙爷的场子,您打碎了这么多的桌椅,不赔偿可不是您迪恩公子的风格。”

    迪恩那个郁闷,看了看周围,经过刚才的战斗,少说有十几桌的桌椅被砸的乱七八糟,这一批赔偿铁定又他来掏了。

    果然,当迪恩看向拉克丝的时候,拉克丝对着店小二朝迪恩努努嘴。

    迪恩无奈,转身看了一眼自己人。

    那几个人差点就要骂娘,不过迪恩是老大,他们这些小虾米还能怎么样,掏腰包呗。

    等赔偿完之后,几人便走出了茶楼,朝着暮光医院而去。

    当迪恩背着柳飞,跟着拉克丝和伊泽瑞尔以及和他一起来的几人走出东方茶楼,位于茶楼二楼的拐角处,两个中年男子正一边喝着茶一边看着你人离开。

    “龙爷,您的场子都被人砸了,您还这么淡定的在这里喝茶?”一个一身白色长衣的中年男子吹了一口茶叶,一边看向那个站起身对着茶楼门口的黑衣中年男子。

    “呵呵,议员阁下,您这是哪里话?我龙三不过是一个小老百姓,我们这里向来安宁,怎会做扰乱社会治安的事。”被称为龙爷的男子说道。

    “不过我倒是很好奇那个小子,”龙爷却望向茶楼门口说道:“就是他单枪匹马挑了一个车队?”

    “那小子很合我的胃口,而且的确如你说的那样,有勇气有魄力,心中有一点正义感,可惜有些人眼拙,把他当垃圾英雄看。”白衣议员晃了晃手中的茶杯说道。

    “能力不是别人说怎么样就怎么样的,只要你有能力,早晚会出人头地,一鸣惊人。”龙爷说道。

    白衣议员不置可否,却忽然问道:“联盟交代的事情你查到了多少?”

    “很少,但是你听了一定很感兴趣。”龙爷说道。

    “哦!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来了兴趣,是什么?”白衣议员问道。

    龙爷忽然将手中一个信封抛给白衣议员,“这是我的人带回来的最新信息。”

    白衣议员拆开信封扫了一眼,原本漫不经心的目光扫过里面的内容之后忽然愣住了,随后猛地看向龙爷,“这件事可是真的?”

    龙爷点点头,“这是我的人冒死传回来的信息,为了这个情报,我的人一共死了四个。”

    白衣议员脸色顿时严肃了起来,起身说道:“这件事干系重大,我要尽快将此事上报给联盟高层。”

    说完白衣议员就告别了龙爷,朝着茶楼外面匆匆走去。

    龙爷却站起身,走到一侧的墙边,上面挂着一个鸟笼,里面一只画眉正欢快的唱着歌。

    龙爷伸出手指逗弄着画眉,也不知道是对画眉说的还是在自言自语,“大家都是笼中鸟,这又是何必呢?”

    当柳飞清醒时,抬头一看,头顶上是洁白的天花板。

    “这里怎么这么熟悉?”柳飞不自觉的想到,等柳飞一侧头才发现,这里居然是暮光医院。

    柳飞从病床上坐起身来,忽然眉头一皱,随后揉了揉有些生痛的后脖颈。

    忽然,柳飞所在的病房门被打开了,随后拉克丝当先走了进来,一边走进来一边说道:“我就说嘛,柳飞就是个小强,命硬着呢……”

    不过,拉克丝话还没说完,就看到病房内柳飞正一脑袋黑线的看着她,拉克丝却没在意这些,一脸兴奋地冲上前来,拍了拍柳飞的肩膀说道:“你终于醒了!”

    “我睡了多久?”柳飞听到拉克丝这句话之后问道。

    “不久不久!”此时,伊泽瑞尔和迪恩也从门外走了进来,听到柳飞这么问,伊泽瑞尔急忙说道。

    柳飞也没在意伊泽瑞尔的表情,只是摸了摸脖颈说道,“我到底是怎么了,为啥我记得我醒过了好几次,好像每次醒过来都被人狠狠地砍在脖子上,然后就又晕过去了。”

    “没有的事儿,一定是你产生幻觉了。”伊泽瑞尔却又插嘴道。

    拉克丝差点笑出来,因为柳飞之所以会有这种感觉就是因为在路上,众人怕柳飞苏醒之后再次暴起伤人,所以一看到柳飞有苏醒的迹象就一记手刀敲过去。

    所以,从东方茶楼道暮光医院这一路上,柳飞大大小小一共挨了六次手刀,也难怪柳飞会有这种感觉。

    此时,柳飞忽然看到了伊泽瑞尔身后的迪恩,脸色顿时难看起来,“是你,你来做什么?”

    迪恩一看柳飞此时的表情心中就是一凛,急忙解释道:“那什么,你不知道,是我背你来的医院。”

    “哦?”柳飞把目光对向拉克丝,见到拉克丝点头,柳飞却有些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拉克丝见柳飞这幅表情,好奇的问道:“难道你真的忘记了之前发生的事?”

    伊泽瑞尔和迪恩也看着柳飞,他们也很好奇柳飞的变化。

    柳飞摇了摇头,“我只记得我把那只白虎打倒在地,突然就很愤怒,有一种想要撕裂一切的感觉,然后,然后我就不记得了。”

    “你是被你的情绪左右了你的思想,这不是一件好事,希望你以后要克制住。”突然门口传来一个声音。

    众人回头一看,发现是一身白大褂的慎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