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繁体版

第53章 腰牌作用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任三说完,直接不看中年警察,避免着与他的任何交流。

    而一直盯着任三的中年人看着任三居然在最后关头醒悟过来,眼神里也流露出一丝失望和凝重。

    这个年轻人很不简单!

    中年警察在心里下完结论之后又自嘲的笑了笑,如果简单的话,又何必有人这么枉费心机的对付他呢?

    略一思索,中年人脸上又露出笑容,对任三说道:“任三,你伤害他人事件已经是板上钉钉了,负隅顽抗对你并没有什么好处,我们有的是时间和你耗下去。”

    说完,朝小张一点头,小张迅速走出房间,不一会,之前抓捕任三的两个警察走了进来。

    那个推过任三的警察一进来便对中年警察笑道:“刘哥,我没说错吧,这小子嘴硬的很,不给他点颜色瞧瞧,他是不会老实交代的。”

    中年警察没和他搭茬,冲他点了一下头,说道:“小闯,这里留给你们了,我要下班了。”

    说完,就没再理会任三,收拾好笔录便带着小张离开。

    那名叫小闯的警察目送中年警官离开之后,冲任三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从口袋里拿出一副手铐,慢慢靠近任三。

    “小子,高材生了不起?好不容易进来一趟,让我好好招待招待你!”

    小闯说着,就想伸手在任三的脸上拍打几下,可没等他触碰到任三,任三便一挥手打掉了小闯伸过来的胳膊。

    任三进来之后已经压抑太久了,这个小闯的举动完全就是在侮辱他。

    “草你妈的,小崽子!”

    小闯没想到任三居然敢反抗,顿时勃然大怒,骂了一声之后,指着任三喝道:“你他吗敢袭警?老子打死你!”

    任三听他说完之后,低着的头缓缓抬起,冰冷的注视着小闯说道:“再敢动我一下,我就打折你的狗腿,别质疑我的决心!”

    这个小闯被任三的眼神吓了一跳,他本就是靠关系进来的,没什么本事,平时嚣张跋扈,可一遇到问题登时不知道怎么解决了。

    他对任三的武力是有了解的,二十几个混混都不能伤他分毫,打倒自己更不在话下。

    可他如果因为任三一句话就怂了的话,传出去同事怎么看他?一时间,小闯涨红着脸,死死盯着任三,却不敢有丝毫动作。

    幸好,旁边的另一名警察见状,虽然心里极为看不起这个走后门的家伙,可却不能让他这么骑虎难下,不然这笔账多半也要记在自己头上。

    这么一想,他赶忙跑出来打圆场道:“好了,小闯,和一个犯人计较什么,快把他拷好,咱们还得汇报呢。”

    同事这么一说,小闯顿时顺着台阶就下来,看着任三哼了一声:“小子,这不是你耍横的地方!我不和你一般见识!”

    说完,就要拉着任三站起来。

    任三没有反抗,他必须要给这身制服面子!

    任三跟着小闯走到了一面墙壁旁边,这个时候任三才发现在这面墙壁上,有一排很高的铁架子,而架子上则吊着很多铁环。

    没给任三说话的机会,小闯直接将手铐拷在任三的手腕上,随后踩着椅子,强行拉着任三掂起脚尖,将手铐另一头直接扣在铁环上。

    这样一来,由于铁环的位置过高,任三不得不一直保持着掂起脚尖的姿势,如果想要落下来,手铐必然会把手腕卡破。

    不得不说,这个方法阴损至极。

    做完这一切,小闯看着任三,得意道:“小子,有本事你就去告我吧,我可没有虐待你,我只是把你拷住,而法律却没有规定我不能把你拷在哪里。”

    “草泥马。”

    任三飞快的说道。

    “你说什么?”

    小闯愣住了,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说,我草你妈!”

    任三再次重复一遍,紧接着说道:“法律不允许袭警,但没有禁止公民问候你妈,怎么样,听清了吗?要不要我再说一遍?”

    “我......我他吗打死你!”

    小闯涨红了脸吼了一声,举拳就要朝任三打过来,却被他的同伴及时拦住。

    “你放开我!”

    小闯朝同伴喊了一声。

    “小闯,你冷静点,他就是想激怒你而已,没必要为了一个犯人给自己添上污点。”

    他的同伴急忙劝道,顺手还拍了拍小闯的肩膀。

    好说歹说,小闯终于打消了动手的打算,冷冷的看了任三一眼,骂道:“小崽子,等会有他妈你受的!”

    任三没搭理他,就像看着一个小丑黯然退场。

    等到两个警察都走出审讯时之后,任三新理财松了口气,而且有些庆幸。

    没错,这种把手铐铐的高高的,让犯人一直踮脚的办法对普通人是非常有效,甚至有些人连五分钟都坚持不了,可任三是普通人吗?

    他的传承第二层境界不是白给的,掂着脚站上一天一夜,任三也不觉得是太难的事,而等到那个时候,估计自己的事情已经有了结果。就算联系不上江浩,学校也一定不会坐视不理的。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大概十多分钟之后,任三便听见门外大厅传来一阵喧哗,运起耳朵任三仔细一听,才知道是学校和警局交涉的人来了。

    顾不得浪费灵力,任三缓缓开启透视眼,薄薄的木门瞬间被他穿透,外面的情景就如同置身其中一样清晰。

    只是让任三没有想到的是,来与警方交涉的除了王胖子居然还有韩雪冰!

    韩雪冰的气场依然那么强大,此时正冷冷的注视着小闯,说道:“警官,我是上州大学教导处副主任韩雪冰,接到消息说我们的学生被贵方带走,想来了解一下情况,并且——确认一下我们学生的人身情况。”

    小闯一下子被韩雪冰的气势压住,而且,对方还是一名大学老师,同属体制内的人,身份并不比他差分毫。

    想了想,小闯面露难色,说道:“韩老师你好,我们......我们了解您身为老师的焦急心情,可是关于任三的案件还在进一步审理当中,在此之前,我们无法和贵方透露详情,而且......”

    “而且,我们现在也不能让你见嫌疑人。”

    小闯越说,声音越小了下去,因为他知道这一切都是不合乎程序的。

    首先,嫌疑人家属有权知道嫌疑人的犯罪事实以及过程,其次,这种事件还达不到隔离的高度。

    可是不这么说,小闯能怎么办?

    上面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要在事实原有的基础上重治这小子,可关于“故意伤害”的口供却迟迟不能拿到。

    想到这,小闯心里简直恨死了嘴硬的任三。

    他一说完,王胖子倒是没说什么,可韩雪冰却一下子火了,那张万古不变的冷脸更加雪上加霜,死死地盯着小闯说道:“警官!大家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明白这套司法程序!你这么做恐怕涉嫌违规吧?你的上司知不知道这件事?”

    我的上司?他当然知道!我是我能这么说吗?

    小闯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却说道:“韩老师,请您体谅一下我们的难处,明天再过来,明天我们一定能给贵校方一个合理的解释。”

    小闯用上了体制里最常见的一招:拖字诀。

    韩雪冰被小闯的态度弄得有些恼火,深吸了一口气,强压着想要发火的念头,这毕竟是ZF机关,不能太肆无忌惮。

    就在韩雪晴刚想继续说话的时候,电梯却“叮”的响了一声,随后,两个男人的身影从电梯里走出。

    任三急忙用另一只手揉了揉有些酸涩的眼睛,紧盯着这两个人。

    其中一个穿着警察制服,肩膀上的杠杠表明了他的身份,而另一个人,任三则不认识。

    任三继续用这种独特的方式“注视”着大厅。

    大厅里,韩雪冰刚想继续说话,可一见到穿着制服的警官便眼睛一亮,直接喊道:“请问您是上官局长吧?”

    被叫做上官局长的人正和刘景文父亲相谈甚欢,一见有人突然打断自己,先是不悦的皱起了眉头,可一看到韩雪冰便露出思索的神色。

    韩雪冰抛开小闯,直接对上官局长说道:“上官局长,我是韩学的孙女,您来我家做过客的,您还记得吗?”

    韩雪冰一提自己的爷爷,上官局长忽然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客气的问候了一下老人的情况,才笑着问道:“雪冰啊,来叔叔这是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上官局长。”韩雪冰整理一下思路,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学了一遍。

    上官局长一听完,先是看了身旁中年人一眼,随后才非常不悦的看了小闯一眼,紧接着呵斥道:“你是怎么办事的?!”

    小闯低着头,一句话不敢说。

    u看`B正版{章●●节上|BW0Zk

    上官局长见状,朝韩雪冰笑了一下,“雪冰,这件事情我还需要再了解一下。”

    说完,又对小闯继续斥道:“把从嫌疑人身上搜出来的证物拿给我。”

    小闯一听,急忙拿出一个文件袋,从里面拿出了三件东西。

    上官局长看到手机和钱包的时候没有半点表情,可随着铜牌被拿出来的一瞬间,上官局长的脸色终于变了!

    他猛然回头看了一眼站在身边的中年人,眼睛里猛地射出一道凶狠的光芒。

    上官局长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闯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