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繁体版

第47章 腰牌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任三走到医疗室的时候才发现,在这栋不起眼的小白楼里面所摆放的所有设备,都是这个世界上最先进的仪器!

    医疗室的氛围极其凝重,老首长的身上插满了各种奇奇怪怪的管子和辅助工具,好几名医生正满头大汗,屏气凝神的在老首长身上注射什么药物。

    可这些似乎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老首长苍老的脸上已经有了发黑的迹象。

    还没等任三说什么,中年军官便冷冷的下达了命令:“闲杂人等闪开,现在由他来救治老首长。”

    中年人说完,用手指了任三一下,不管那些正在忙碌的医生们质疑的眼光。

    “长官!你这是谋杀!这孩子能干什么?!难道这就是你所谓的办法吗!”

    一名医生并没有动,而是指着中年军官怒声质问着。

    然而中年军官的强硬和蛮不讲理出乎了任三的意料,即便是面对同僚的质疑,他的脸上也没有丝毫的表情,一努嘴,身后的两名士兵立马将医生架起来,拉出了医疗室。

    随着医生破口大骂声越来越远,中年军官冰冷的对任三说道:“你还在等什么,我已经为你铲除了障碍,记住,留给你的路只有两条!”

    说完,竟然直接挥手让所有人撤离,包括他自己!

    任三知道,这不是什么对自己的信任,而是中年军官对自己的自负!一旦做出决定,在结果没出来之前彻底的放任!

    这是一个典型的,喜欢破釜沉舟的老匹夫!

    没有选择,老首长的性命和自己栓在了一起,任三立马走过去,直接放弃了诊脉,而是直接开启透视眼为老首长进行全身检查。

    当任三把目光投放到老首长身体上的时候,任三一下子愣住了!

    这还是一个活着的人类该有的躯体吗?!

    满身错综密布的刀疤!二十几处弹痕!甚至——

    甚至当任三将目光深入进去的时候,坏死的肌肉组织!残破的经脉和已经几乎彻底丧失活力的器官!

    当这些映入任三眼帘的时候,任三止不住的浑身颤抖!

    对中年军官强硬态度的记恨甚至一刹那烟消云散!

    不知不觉间,任三的脸上已经挂满了泪水......

    这是怎么样的一副身躯啊!

    这具身躯的主人为了这个祖国,为了这个伟大的民族到底经历过多少出生入死的战斗?

    不仅是老首长,还有那些无名英雄们多少次的置之死地而后生,才造就了祖国的繁荣昌盛啊!

    毋需多言,老首长的身躯上,那些刀疤和弹痕,明明白白的刻成了一句话:犯我华夏者,虽远必诛!

    任三此时才有些明白了“保家卫国”四个字,是需要每个华夏子民用生命去捍卫的!

    默默擦干眼泪,任三不敢再耽搁下去,快速的拔掉老首长身上的管子,又从衣服里掏出一包随身携带的银针。

    其实老首长的病情很简单,用一句话就可以概括:病入膏肓。

    说它简单,是因为一目了然。

    老首长残破不堪的身体,在年轻时还能依靠强健的体魄和精神来支撑,可到了晚年之后,各种不堪重负的压力接踵而来,身体的各个器官也随之衰竭下去。

    年轻时的各种伤痛以及透支的精力和潜力,都变成了此刻病魔索命的口号。

    任三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帮老首长排出身体里的毒素,以及修补他破损的经脉,让这副躯体能够完成最起码的运转。

    这是个细水长流的功夫。

    而老首长之所以晕倒,就是因为身体的毒素已经开始侵入到大脑!

    任三先排出三枚银针,分别刺在老首长的太阳穴,人中以及胸口,这样做的目的,就是想要将入侵头部的毒素逼出,也是帮助老首长醒来的唯一办法。

    任三不敢有丝毫怠慢,一丝丝生机之力缓慢注入其中,如果这个时候用力过猛,反而会害了首长。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任三的神经一直保持着高度紧绷,直到老首长的脸上笼罩的一层黑雾慢慢淡去,任三才拔掉银针。

    此时,三颗银针已经变成黑色。

    任三坐在椅子上喘着粗气,他的医治只是暂时压制住毒素,帮助老首长醒过来而已,至于痊愈,恐怕就是药王再生也无能为力,医者只医能医之人。

    任三能做到的,就是用自己的生机之力来维持老首长的经脉运转。

    过了好一会,身上的那种无力感才慢慢消失,任三一打开房间门,便看见中年军官正一动不动的站在门口,冷静如他,此时看着任三的眼神都忍不住有一丝焦急。

    中年军官的情绪收敛的很快,见任三出来,直接问道:“老首长怎么样?”

    任三因为在屋子里看到过老首长的满身伤痕,心思已经有所不同,再看见中年军官的时候也不再那么抵触。

    露出一个微笑,任三说道:“幸不辱命,不出意外的话,老首长应该晚上就会醒来。”

    中年军官点了点头,一直僵直的身体终于松懈下来,接着向背课文一样说道:

    “任三,齐民镇北山村人,自幼被爷爷收养,后因王家兄妹欺凌太甚,愤然反击。精通医术与格斗,紧接与江浩及镇长江河熟识,毕业于第一高中,与高中老师陈静关系暧昧,现就读于上州大学考古系。”

    中年军官说完,便看着任三,一言不发。

    “你调查我?”任三有些恼火,语气也不太好。同时,中年军官的话又让他惊出了一身冷汗。

    短短半个小时的时间,他的一切都仿佛一张白纸一样被人调查个底朝天,如果他们想针对自己......面对这台无孔不入的国家机器,任三忽然涌起一股无力感。

    中年军官点了点头,面对任三的质疑不为所动,“我们不想知道你的医术和格斗是在哪里学的,但不代表我们不能知道。既然你是上州来军训的学生,那就尽快归队吧,我不想因为你的失踪造成什么不必要的麻烦,有需要我们随时会叫你。还有,管好自己的嘴巴。”

    任三默默看了中年军官一眼,什么话都没说,转身走出了这栋小白楼。

    他知道,不是中年军官放过他,而是在这个军区,他任三就是长翅膀也不可能逃得出人家的手掌心。

    老首长一旦出现意外,就是他任三跟着陪葬的时候。

    任三回到宿舍,发现屋子里的氛围相当热烈,军训期间十人一个寝室,此时打牌的打牌,聊天打屁的不时爆发出一声哄笑。

    任三和大伙打了个招呼,便回到床上,潘文注意到任三的情绪有些不对,便拍了拍他的肩膀:“三哥,有什么烦心事吗?放心吧,刘景文的事我来扛,一定不会让兄弟几个受到牵连。”

    任三笑了一下,“放心,事情已经解决了。”

    接着又和潘文开了两个玩笑,才出去吃了口晚饭。

    入夜,因为明天还有军训,所有人都早早睡去,任三也不例外。可就在半梦半醒之间,突然心头一动,一种被毒蛇盯住的感觉袭上心头。

    任三一瞬间睁开眼睛,看见一个黑影在窗前一闪而过!

    任三没有声张,快速的穿上衣服,顺着窗口跳了出去,二楼的高度对他来说完全没有压力。

    等到任三落地的时候,发现那道黑影正在不远处站着,静静地看着任三。

    任三打量了一下,黑影身形不高,吊儿郎当的站在那,给人一种街边混混的感觉。

    }vC0“

    “小子,身手不错嘛!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方正,首长的首席护卫,也就是说,今天被你打的那几个小子都是我的小弟。”

    方正是地地道道的燕京人,说话带着一股京腔。

    不过他的名字,让任三有点不敢恭维,这种吊儿郎当的都能叫方正,他任三岂不是得叫方方正正?

    见任三不说话,方正轻松地笑了笑,“放心吧小子,你是首长的救命恩人,打我小弟的事就一笔勾销了,你不用紧张,跟我来吧。”

    任三从始至终一句话没说,这种油腔滑调的人,任三自问不可能在他嘴里讨到什么便宜。

    还是那栋熟悉的白房子,门口站着两个实枪荷弹的警卫,方正朝两人点了个头,便带着任三进了屋子。

    一进屋,除了两个护士之外,只有中年军官和以为躺在床上的老者。

    中年军官冲任三一努嘴,说道:“任三,首长醒了,想见见你。”

    任三有些忍不住激动,虽然不知道首长的真实身份,可他无疑是一名老英雄。

    走到首长身边的时候,发现首长正虚弱的闭着眼睛,直到感觉有身影挡在自己身前的时候,才缓缓睁开双眼,尽管身体状况欠佳,可老首长的眼睛却出奇的明亮。

    一见到任三,老首长努力扯出一丝笑容,缓慢的对任三说道:“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呐!老了......小兄弟,谢谢你救了我这条老命。”

    任三赶忙说道:“老首长,任三不敢当,你为了国家和人民付出太多了,与您相比,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太微不足道了!”

    老首长点了点头,似乎还想说什么,却又昏睡了过去,任三看了眼中年军官才掏出银针,又帮老首长清理一下毒素,才和中年军官走出房间。

    中年军官蹑手蹑脚的关上了门,看着任三,从衣服兜里慢慢拿出一个腰牌递给任三。

    “你做的很好,老首长即将回京治疗,这块腰牌是对你的答谢,它的作用我不便明说,你只需知道它能保命就好。回去吧。”

    中年军官说完,任三就接过腰牌,道了声谢要返回寝室,却听中年军官突然说道:“小子,我叫萧齐。”

    说完,萧齐就不再理会任三,直接返回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