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繁体版

第二十九节好好享受人生

    胡云霞又好气又好笑地白了她一眼,“你这个傻姑娘,还瞒着娘,黄花大闺女也敢这样疯,你找男人也得找个正常点,就余伟那个大家伙,娘这辈子也没见过啊,一般女人那承受得住,就是娘这样的不是都让他干晕过去了,你一个黄花大闺女,刚才都整出大出血来了,要是没我去,你这条小命就没了。”

    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妖艳的红色,丁丽一直瞒着她娘自己还是黄花大姑娘的事情,一是不想让她娘担心,二是也抹不开脸面,一个嫁出去的女人回来还是黄花大闺女,说出去也丢人啊,好象她都没有男人要似的,“娘,我没事,你就别说了,哎呀,很丢人啊!”

    娘俩在一个炕上跟一个半大小伙子发生这种关系,这种事情确实说出去丢人,胡云霞白了余伟子一眼,道:“他小伟子兄弟,我们娘俩也都让你给睡了,这火气也都消了吧,睡觉吧!”

    余伟看着面前白嫩嫩光着的女人,那超级圣母峰耷拉着个头,小腹部略微有些胖,但仗着皮肤白,却并不难看,整个胯下是毛茸茸的一大片,两条腿修长而笔挺,一对脚丫子也是嫩生生的,这么大岁数的女人,能保持这个样子也算成精了,不由得又有点蠢蠢欲动,双手扶着自己逐渐大了起来的大家伙,嬉皮笑脸道:“这【℃,..离天亮还早着呢,要不咱们再玩玩。”

    胡云霞的脸色彻底地难看,这小子体格子是怎么长的,这还是男人吗,这简直就是猛男啊,要说一个女人可都经受不起他这样的折腾,要是一个小姑娘几个月就让他给折磨死,冷哼一声道:“还弄,难道你还想弄出大出血,弄出人命来,睡觉!”

    刚才是让那大出血事件弄得自己看似软弱了一些,其实余伟可不是软弱的人,大脸一剌下来,大眼珠子一瞪,横声道:“怎么着,我就是想玩了,怎么着,不让玩是不,我看你是给脸不要脸了。”

    胡云霞一怔,把脸一沉,也跟着要翻脸,但她猛地又把脸色转回来,她想到眼前这个小子可是不太好惹,惹急眼了可真敢动手,发起彪来六亲不认的主,这就是祖宗,这就是比流氓还流氓,比强盗还强盗,她惹不起啊,惹不起只能顺着人家,尽管不情不愿,但胡云霞只能选择屈服,往炕上一躺,两条腿一分,露出那毛茸茸的黑暗地地带,干脆大方地道:“行,你说行那就行呗,来就来呗,我还怕你个小子不成,来吧,上吧!”

    余伟笑了,笑得很光辉灿烂,上前看了看胡云霞这个姿势,又抓住一个圣母峰肉球,托住左边的那个颠了颠,“云霞啊,要说你这个东西是我见过最大的,以前你们村,现在嫁到我们村的丁艳花都没你的大吧,估计得有四五斤吧!”

    “那谁知道,我也没称过,不过要说丁艳花我也知道,要是真比起来,她是没我的大的,但是人家也不知道咋保养的,还跟小姑娘似的不变形,我这都耷拉下来了,跟人家没法比啊,女人生孩子和没生孩子就是不一样。”虽然嘴上说着自己不如丁艳花,但胡云霞还是一副沾沾自喜的样子,没办法,胡云霞也以她这个大家伙为自豪,从小到大,她这个大家伙可没少为她带来男人羡慕喜欢的目光。

    手上一使力,将那巨大的肉捏成一个紧形,余伟恶狠狠地道:“你在大又怎么样,要是惹得我一个不高兴,我给你捏爆了,知道了吗?”

    胡云霞敢怒不敢言,这后生小子彪性着呢,只能哼唧着道:“是,是,他小伟子兄弟啊,快来吧,人家都等着呢!”

    “还跟我小伟子兄弟,小伟子兄弟是你叫得吗?”余伟恶声地咆哮着。

    “啊,是,是,是小伟子哥哥,那个云霞都等着呢,别生气了,来吧!”胡云霞人老成精,这个时候可不会吃亏,宁可嘴上吃点亏,咱身体上不吃亏就行,嘴上说说也就那样回事。

    刚才的大出血让余伟惊出一声冷汗,这会儿抓住机会还不去去火气,去去晦气,一伏身就冲了进去,好一块风水宝地,我要好好探询一番里面究竟是个什么内容,究竟是个什么滋味……第二天一大早,天有些阴沉,昨天拿的那些东西还剩了不老少,余大凤又整治出不少菜来,丁强乐呵呵地进屋来招呼大家吃饭,一进屋,不由得一楞,他娘胡云霞和他姐丁丽脸色都有点不太好,而余伟还在那呼呼大睡,他压低声音道:“娘、姐,怎么,昨天晚上没有睡好。”

    是啊,不但没睡好,还让人家给折腾够戗,胡云霞和丁丽心里都在怨恨嘀咕着,都是为了这个小子,她们娘俩昨天晚上可是让人家给折腾一夜,丁丽不但丢了黄花大闺女的身子,还差点整出大出血,胡云霞更是让人折腾得死去活来,水都差点流干了,那下面红肿起来,说出来都是一把辛酸泪啊!

    没好气地哼了一声,胡云霞道:“你昨天晚上是快乐了吧,怎么就没考虑不娘和你姐,让你和这小子一起睡,你倒是不干,我们娘俩都为你遭罪了。”

    丁强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他确实这件事情有点做得不太好,他一个大男人也太没担当了,让两个女人为他抗事情,但这丁强别的本事没有,就是这长得好,嘴巴甜,有眼力,会来事,立即道:“是,是,都是我不好,那个娘,那个姐,有什么该批评的一定批评,我让大凤准备好了早饭,你们先洗洗,一会儿我摆桌子拿碗筷,你们就是高高在上的皇太后,那个皇上姐姐,一切有我这个皇帝侍侯着。”

    “去吧你,你小子,就是这张嘴巴甜,你呀别巴结我们了,你该好好用你这张嘴巴结好你那媳妇,只要你媳妇不吐口走了,这个彪小子我们替你搞定了。”说着说着,就压低了声音,看见余伟还在呼呼大睡,胡云霞嘱咐着自己儿子,就豁出去这个身子了,就是你这个小子是铁打铜铸的,老娘的销魂水也能把你给熔化掉,不信,你就继续来,这几次只是久未做那事情疏于战场,随着情绪的上来,老娘也渐入佳境了。

    “是啊,强儿,你现在的关出键就是讨好你那媳妇,我和娘这边为你拖住那余伟,只要你能抓住余大凤的心,那媳妇还是你的,知道不?”丁丽一脸苍白之色地勉强站了起来,昨天晚上的大出血让她元气大伤,这会儿算是勉强缓过劲来。

    “姐,你怎么了,脸色这么不好,是不是昨天流血流多了,要不我让大凤给你熬点肉粥,给你好好补一补。”丁强关心地道,要说他们家过得不怎么样,但这娘几个关系却是很好,绝对像是一家人,正因为这样,以前余大凤在这个家才老是受欺负,人家娘几个都是一条心啊!

    丁丽勉强一笑,真是有一种病态的美,要说她这个弟弟说的还真没错,她就是流血流多了才这个样子的,但是不是让余伟打得流血流多了,而是让人家干得流血流多了,柔声道:“那就麻烦大凤了,强儿,去跟我说声谢谢,你也去帮忙,我和娘身子都有点不太方便,你要有个男人样。”

    疑惑地打量了一下自己这个姐姐,跟往常真的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以往的那个因为白虎克夫的原因一直偾事嫉俗蛮不讲理的大姐丁丽不见了,现在的她俨然是一副贤惠女人的模样,怎么说呢,就是有了男人滋润的模样,难道她让男人给睡了,丁强小心地在肚子诽谤了自己这个姐姐一声,一双贼眼上下不停地在她身上打着转。

    “看什么看,没看过啊,还不快去帮大凤的忙!”丁丽让自己这个弟弟看得有点心虚,眼睛一瞪,就要发火。

    对,这才是他姐姐的样子,丁强这会儿忙安下了心,这样的姐姐才是正常的姐姐吗,一溜烟跑了,口中道:“是,是,姐,这才是你啊!”

    “这小子,丽儿,你呀是变了个模样,不过可别让强儿看出点什么,要不然咱们娘俩可是丢人丢大发了。”胡云霞也看出了丁丽的不一样地方,不由得顺着调笑了几句。

    “娘,你也来是不!”丁丽一阵娇嗔。

    “呵呵,呵呵!”

    娘俩正笑着,特别是胡云霞笑得花枝乱颤,那对圣母大波上下乱跳,撑住这大家伙的奶罩子完全有一种绷不住之感觉,要是一使劲,说不定马上就被绷断了,特别是今天胡云霞穿的还是一件略显透明的小衫,里面黑色奶罩子下的圣母大波简直就在眼前,杀伤力惊人啊!

    一道身影恶狠狠冲了过去,一把将她的娇躯抱了起来,咬牙切齿道:“你个浪货,一大早的就这样勾人,还让不让人睡觉了,昨天晚上我一个对你们娘俩,可是累得不轻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余伟醒了过来,一上来就看见胡云霞晃着她那对圣母大波在眼前晃荡,这还了得,他这个彪脾气可受不得这个激,直接就上来下手。

    胡云霞一开始有点惊讶,但马上就反应过来,不但不惊,反而挑衅着道:“有本事再来,老娘就是浪了,你能把我怎么样啊?”

    这下轮到余伟吃惊了,看来昨天晚上的一顿狂风暴雨折腾不但未能把这个老娘们给折服,反而更加让其嚣张起来,要说女人的恢复力就是惊人,昨天晚上还求饶不已的胡云霞,这会精神奕奕一副还想战上一番的模样,这让余伟怯怯地不敢应战,即便他的家伙再大个,即便他的体力再勇猛,一晚上弄上几回,泄了个大爽,身子也开始发飘发荡起来。

    “好,好,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余伟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而且他还偏偏有股子彪劲头,就是不服输,在他的思想里,就是没有输的念头,一把掀翻胡云霞在炕上,然后他就一个虎扑上去,一通狂亲乱啃,手上还不老实地抓住那对大家伙这通揉捏,恨不得给揉捏散了。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一大早的就来这一套,丁丽眼睁睁地看着余伟和自己娘亲纠缠在一起,红着脸儿柔声道:“别亲了,这大早上的,一会儿大凤和强儿就来了,你们难道不怕让他们看见啊!”

    余伟怕的是余大凤看见,胡云霞也怕让她儿子丁强看见,两个人很有默契地爬了起来,胡云霞整理了一下被余伟弄乱的头发,吃吃一笑道:“要不咱们再找个地方练一练,就昨天去的那片苞米地怎么样?”

    输人不输阵,尽管余伟腿有点软,但这脾气可一点都不软,大眼珠子一瞪,脖子一扬,毫不怯场地道:“去就去,难道我还怕你不成。”

    丁丽在一旁真是傻了眼,这说着说着咋还就叫上板了,看她老娘的样子,似乎兴致勃勃的,难道这做那种事情还越做越上瘾不成,可是这个时候她也说不出来别的话,难道让她娘不要去,还是叫余伟不要去,关键人家也不听她的啊,只能道:“一会儿的事情一会儿再说,一会儿大凤和强儿来了,你们可千万别在逗下去啊,免得让他们看出破绽来。”

    余伟闷哼一声道:“这个自然,我可不想让我姐知道我是这样报复你们的。”

    胡云霞则美目流转,吃吃地道:“当然了,我也不想让我儿子知道他娘是怎么替他说话的,不过要说报复吗,这话也谈不上,其实我还真挺享受这种报复。”

    这个女人还真是发起浪来了,余伟牛眼圆睁,怒声道:“胡云霞,享受是不是,一会儿看我再玩几招花活,我弄不死你!”

    胡云霞为什么突然发起浪来,她也有着她的考虑,看样子自己儿子已经纠缠住余大凤了,只要她能纠缠住余伟,那么余大凤离开这个家的问题就应刃而解了,还有她也真是经过这一白天一晚上的男女之事将她隐藏在身子里春情完全释放出来,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女人更是比狼虎,她这四十郎当岁,五十不到的年纪,正是一个女人最渴望男人的时候,也是一个女人最春情泛滥的时候,有这么一个好机会,她也没了女人的矜持,女人的自重,她的矜持与自重完全让余伟摧毁掉了,于是她就没了矜持和自重,迫切地发起浪了,她要好好享受人生,她要好好享受余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