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繁体版

第十二节可别憋出事来

    “啊!”那是童玲玲的叫声,使她紧张地看着局势的发展,眼见又有人动了刀,她再也忍耐不住,两姐妹一双手紧紧握在一起,为余伟的安危担心着。

    倒是童媛媛这个小妮子兴奋得眼中冒光,真够刺激的,这余伟倒不是吹牛,确实有两把刷子,哈哈,还动刀子了,余伟,往死了干他们,我挺你!

    余伟自然不知道后面童家三姐妹的想法,眼见对方动了刀子,他倒是紧了一下心,但是要说干了那么多回的架,也不乏有人动刀子的时候,要说不怕那绝对是不可能的,不过要说怕他还真的就没怕到什么地方去,四下瞄了瞄,刚才干翻打倒的四个人还在地上叫唤呻吟着,余伟的手脚劲道那有多大劲,有个几百斤的力气,全力动手,体格再好也承受不住,四个人倒在地上还将手里的棒子扔在地上,他眼中一亮,顺手低头就抄起一根棒子,那种铁锹的把子,分成一半,鸡蛋粗细,一米来长,由于拿着顺手,寻找方便,是打架干仗的好兵器。

    一根棒子在手,余伟胆气也是跟着一壮,用手点指,微微一笑道:“来啊,尽管来啊!”

    眼见余伟又拿到了兵器,刚才还气势汹汹的王二和铁柱子两个人一怔,但马上后面的光头佬大喊道:“他娘的,王二、铁柱子,干★,..了丫的,今天谁把这小子给我废了,我出五千块,让小红那个妮子陪他三宿!”

    一提到钱和女人,混混出身的王二和铁柱子眼睛顿时就红了,他们混是为了什么,还不就是为了这个享受东西吗,钞票女人地位,五千块钱,这可不是小数目,小岛发廊里的小红那也是水灵灵的小娘皮,顿时像打了兴奋剂一般狼嚎着挥刀朝余伟冲来,管你是谁,管你如何厉害,先干翻了再说!

    王二率先杀到,片刀轮了起来,兜着头砍去,大喝一声给自己壮胆,:“mn个B的,给老子去死。”

    铁柱子也不甘示弱,一把片刀也舞动如风,不愧是光头佬手下最能打的两个人,他倒是没出声,闷着头往死里下手。

    余伟的眼睛也红了,先是听到对方居然拿小红姐当奖励,那个苦命的女人,现在又听到这家伙居然敢骂他最亲最爱的娘亲,顿时惹火了余伟,嗷嗷地一声叫,跟头发狂的野兽一般,棒子舞动如风,丝毫没将对方两柄耀眼生花的片刀放在眼里,你们砍我是不是,我就打起来,看看谁的动作快,看看谁先碰到谁。

    两柄片刀,一根棒子,仗着胳膊长,手上的家伙也长,余伟占了上风,一棒子狠狠地咂在王二拿刀的右胳膊上,一声惨叫,凄厉如鬼,耳朵里都能清晰地听见骨折的声音,这条胳膊绝对是废了,即便能治好也肯定使不上力气,片刀掉落地上,王二嗷嗷叫着往后跑,一边叫还一边道:“啊呀,我的胳膊啊,大哥,这小子下手好狠,我的胳膊是废了!”

    一棒子打断一条胳膊,余伟依旧持续着生猛的表现,这个时候铁子的另一柄刀已经到了,远处传来女声的尖叫声,好一个余伟,不慌不忙,棒子收回来往身前一横,硬生生架住了那柄刀,锋利的刀刃都砍进了木头棒子里,余伟一瞪眼,双臂一较力,你给我松手吧,铁柱子只觉得一股大力袭击而来,手一松,刀就飞了出去,然后棒子又砸了过来,这一下是腿,耳听到腿骨折的声音,然后是铁柱子摔倒在地上凄惨的叫声。

    冲刚才尖叫的童玲玲眨巴眨巴眼睛,余伟轻松地吹了一声口哨,两棒子废了两个人,一条胳膊一条腿,这个男人还真是太生猛了,不但童家三姐妹看呆了眼,就连那些平日里打架打惯了的混混流氓也傻了眼,突然有一个混混尖叫了起来,“啊,我知道他是谁了,他就是余家村的余伟,人称伟哥的,当年一个人打得十个人从此不敢在县城混的主,我不跟他打,光头大哥,我走了啊!”

    人的名树的影,当传说与现实联系在一起的时候,余伟的形象瞬间高大了起来,不高大也不行,地上五个躺着的那边一个抱着胳膊叫唤的都是活生生的证明,这个余伟不能惹,这是个狠着的主。

    光头佬也傻了眼,混了这么多年,他也自诩是个狠辣的主,一个县城里的小混混虽没杀过人,但手上起码废过几个人的胳膊腿啥的,但看这个小子谈笑间就废了自己手下最能打的一条胳膊一条腿,这是个什么人,当手下人点出这个余伟是什么人的时候,他也猛然间想起在县城里是有这么一号彪人,当年那件一个打十个的事件实在是太惊人了,印象深刻啊,不由暗自后悔,自己真是色迷心窍,没事惹这么一个彪货干什么,这小子彪得很,别一个彪劲犯了,再把自己给收拾了,自己想说理也找不到地方去啊!

    混社会的人都是能驱能伸,见形势不对,光头佬这个家伙立即换了一副脸面,呵呵地道:“原来阁下就是道上传说的余伟伟哥啊,幸会幸会,误会,一场误会,要是早报个名号也不会有今天的误会,那个,改天我做东,咱们喝顿和气生财酒,呵呵,今天的事就算我光头佬冒失了,把人抬起来,我们走!”

    打不过就撤,此乃江湖良言,光头佬倒是玩得炉火纯青,眼见光头佬要跑,余伟这边还没说话,童家三姐妹的老三童媛媛可不干了,大叫道:“光头佬,这事难道就这样完了吗,你逼迫我大姐,欺负我们姐妹的时候怎么没说误会呢,余伟,你的女人被这个家伙欺负了,你难道就这样轻易放他离开。”

    这个臭女人,光头佬脸上煞气涌现,要是搁在平时,他早一巴掌煽上去了,但这个时候他还得忍,正打算低声下气说点好话把这个事给遮掩过去的时候,一直没说话的余伟猛地爆发开来,提着那条棒子如旋风一般杀了上来,大喝一声道:“对,光头佬,这事没完,不打得你生活不能自理,我就不叫伟哥。”

    “啊!”一声惨叫,叫声凄厉而又难听!

    在童家三姐妹解恨的眼神中,在一众混混恐惧的眼神中,堂堂镇上一霸光头佬被一棒子给打翻在地上,然后就是更加凶狠的棒子如雨点般落下,只听得一声声骨头碎裂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余伟的行事原则就是斩草要除根,既然得罪了着镇上一霸,那就将他那个“霸”给打下去,让他以后再也霸不起来。

    一众光头佬给带来的手下谁也没敢上去阻止,这猛小子下手真的是太狠了,他们也就跟着光头佬混混日子,没必要非得替他卖命啊,感觉打得过瘾了,感觉这一顿打光头佬想要站起来怕是没那么容易了,余伟才停了手,将满是鲜血的棒子朝地上一扔,冲一帮人喊道:“给我把他弄走,他醒了告诉他一声,给我把他那个小岛发廊给关门了,给我老实点做人,要不然我余伟见他一次打一次!”

    抬着几个伤残人,一帮人如丧家之犬逃亡而去,余伟又推回自己的二八自行车,冲那边几乎是惊呆了眼的童家三姐妹一摆手道:“好了,问题解决了,我想这个光头佬不敢来找你们麻烦了,我走了!”

    看着远去的身影,童家三姐妹如在梦中一般,久久之后,童媛媛才吐出一口气,兴奋地叫道:“帅,太帅了,我决定了,以后要做这个余伟的女人。”

    “啊!”童玲玲也反应过来,一下子敲在童媛媛的头上,恶狠狠地道:“少来,别跟我抢啊,这个男人是我的。”

    看着两个妹妹在抢一个男人,童婷婷心里却有点不是滋味的感觉,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呢,她似乎也有想宣布这个余伟是自己男人的冲动。骑到家天已经全黑下来了,当余伟推着车进门的时候,他娘没有好脸色地走了出来,轻哼一声道:“你小子不是说你妹子去吗,怎么你妹子自己回来的,还走了一天,这一天你都干什么去了,啊,还都是酒气,你小子喝酒了。”

    “嘘,嘘,娘,小点声,别让我爹听见,那个,三丫头呢?”余伟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他那比他还虎的爹余兴国啊!

    没好气地一笑,要说余伟现在这身板,他爹余兴国已经是打不过他了,可是还是跟小时候一样怕他爹怕的要死,余伟他娘用嘴撇了撇屋里,轻声道:“你爹又喝多了,在屋里躺着呢,至于三丫头吗,在她自己屋子正生气呢,你呀,自己看着办吧!”

    余伟大嘴巴猛地凑到自己老娘面前来了一口,嘿嘿笑道:“我就知道还是俺娘对我最好,喝多了酒,肚子好饿,娘给我整个疙瘩汤,多放点辣椒面,我去看看那个小丫头。”

    看着余伟魁梧的身形离去,余伟他娘娇羞的轻啐一声,虽然是自己儿子,但是还是有点娇羞,要知道本分的女人可是就跟自己丈夫亲热过,还真没让别的男人亲热过,哼了一声,“这个臭小子,是长大了,是不是该给他找个媳妇,要不然这么大小伙子可别憋出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