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繁体版

第1节 第一节野丫头王苏蓉

    第1节第一节野丫头王苏蓉

    幸好山上余伟早有准备,家里有的这里都有,调料盐啥的都有,还有点米,平时没人的时候就用大石头堵住门,一般野兽也进不来,昨天晚上剩的锅里还有点兔子汤,余伟走出门,随便在林子里转悠了一圈就弄回来点蘑菇野菜,还顺手摸了几个鸟蛋,一顿丰盛的早餐就齐全了。

    正美美地吃着早餐呢,外面传来轻轻的脚步声,余伟警觉性非常高,立即抄起铁叉子,要是真来抓他的,大不了一拼然后往山里面跑,门一开,不是他想象中的抓他的人,而是一个黑黑皮肤的小丫头,个头不高,穿着小背心,长裤子,踏着一双那种便宜的胶鞋,提着一柄闪着寒光的手叉子,短短的头发跟个假小子,要不是胸前鼓鼓的也算有点货色,猛一看还真就不像是个女孩子。

    “余伟,顶屋子的石头一没了,我就知道是你又上山了,怎么,又惹事了!”那丫头大刺刺地走了进来,很不客气地一脚踢飞门口的一堆木头,在她后面跟着一条癞皮狗,个头不大,黄黄的毛发,就是农村那种很常见的土狗。

    “野丫头,你又自己一个人上山,王二奶也不管管你!”余伟见到这个丫头,神色明显恢复了正常,将铁叉子往边上一扔,继续喝着自己的美味¥◎,..汤。

    皱了皱鼻子,很是可爱,应该说她还是一个比较可爱的丫头,除了性格和脾气不像女孩子,这个丫头叫王苏蓉,名字倒是女人味十足,可生的却像一个男孩。她是教因为打猎技术的王老猎手亲孙女,今天不过十七岁,但是她的命从小就很苦,爹娘早死,就她爷爷奶奶养着,一年多前,她爷爷也没了,家里就只剩下她和她奶奶相依为命,她家以前就住在山里,后来才搬到山下,不过不在余家村,是在离余家村挺远的一个村子,余伟有的时候打着好东西还给她送去,因为有王老猎手的关系,余伟和这个丫头混得很熟,这个丫头从小就是个男孩子性格,不爱读书,偏爱跟着爷爷去打猎,别看年龄小,也是一把好猎手。

    “切!”鄙视地翻了翻白眼,王苏蓉很自然地抢过余伟的美味汤,咕嘟嘟把剩下的全喝到肚子里去,一抹嘴道:“一大早就上山还真饿了,今天运气真不好,连个野鸡野兔子啥的都没抓着,我设的几个套都没中,有几个还被破坏掉了。”

    “野丫头,我没跟你说话呢啊,你又自己一个人上山,王二奶也不管管你!”

    “少在那装大辈啊,余伟,跟你说多少遍了,别老野丫头野丫头地叫着,多难听啊,人家现在已经长大了,别以为你打猎继承了我爷爷的本事,本姑娘也照应不含糊,我四五岁可就跟着爷爷上山了,你小子还不知道在玩那尿尿和垃泥呢!”

    这个野丫头一张臭嘴真是得罪死人不偿命啊,余伟气得干瞪眼没办法,他不打女人,更别一小丫头了,而且这小丫头的爷爷还是自己的师父,哼了一哼道:“好了,吃饱了吧,走,我帮你猎点好东西去,就你那两下子还吹牛呢,看看咱这本事是不是得到你爷爷的真传了。”

    “切!”继续狠狠地鄙视,往屋子里那张木头打造的床上一躺,甩开胶鞋,露出里面光着的脚丫子,很不淑女地道:“知道你厉害行了吧,去去,你自己去打几只野鸡野兔子啥的,最好整条肥一点的草长虫,现在长虫肉最香了,哎呀,想想就流口水啊!”

    “去,去,要打你自己不打,好象我就是专门给你当奴隶似的。”余伟只能干生气。

    “本姑娘让你打是看得起你知不知道,一般人我还不找呢,去不去,不然我回去和我奶奶说你欺负我,你对我动手动脚,你是个流氓坏蛋。”王苏蓉越说越起劲,好象真有这事发生似的,讲得那是一个滔滔不绝。

    实在是气不过了,余伟彪起来可不管是什么,不打女人并不代表怕女人,我轻轻动一下不算什么吧,再说这野丫头不能称之为女人,对,她绝对不是一个女人。

    一巴掌拍过去,就下了手,不过他巴掌刚伸过去,那边野丫头王苏蓉突然转了个身,本来他的巴掌是奔她屁股去的,但是她这一转过来就改变了位置,很不小心地正拍在野丫头王苏蓉鼓鼓的胸上,怎么就那么准,怎么就那么寸,这一突然变故让两个人都是一怔,但明白过来的野丫头王苏蓉顿时就不干了,嗷嗷直叫地疯扑过来,一边抓余伟的裤子,一边嚷嚷道:“好啊,敢占本姑娘的便宜,余伟,你小子死定了。”

    只穿一条长裤子的余伟那条裤子很不给面子地被直接抓了下来,里面什么也没穿的他直接露出了他的大鸟,这一下气氛可就更尴尬了,余伟忙着提裤子,野丫头王苏蓉则嘿嘿一笑地又跑回床上,似乎找回便宜心情不错,咯咯地笑了起来。

    余伟真是欲哭无泪啊,他彪是彪点,可人不傻啊,这叫个什么事啊,这个野丫头,就这样谁敢娶你啊,本来长得就不像个女人,这性格就更加不像女人了,娶回家找虐去啊,恶狠狠地系紧裤子,抄起铁叉子,头也不回地跑了。

    野丫头王苏蓉在床上打着滚地笑着,似乎刚才那一举动对她一个女孩子来说反而是一件比较有趣的事情,笑了一会儿,发觉余伟已经走了,她才止住了笑声,自言自语地喃喃道:“那个地方怎么好象又大了啊,余伟,你这辈子就是我的,哼,想跑,跑也跑不掉,我赖定你了!”

    余伟丝毫不知道有一个姑娘正惦记上他,只是觉得浑身有点发冷,活动活动身子,也是喃喃道:“娶谁也不能取这样的女人,太可怕,一天到晚生活在恐怖当中,啊,太可怕了!”

    余伟在山上猫了几天,整天吃着野物野菜野果子的真是吃得腻了,幸亏还有野丫头王苏蓉偶尔上山陪他聊聊天斗斗嘴,要不然这日子可真熬不过去,特别是他刚刚初识滋味,整日里的那个家伙憋着难受,老是半夜起来换也不是个办法啊,特别最近他感觉自己看野丫头王苏蓉的眼神都有些不对了,这可不是好现象,那个野丫头根本就不能称之为女人,要忍耐,要忍耐,别一失足成千古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