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繁体版

第二节很有一股子知性的味道

    第二节很有一股子知性的味道

    余伟也不是那种小气的人,要是他认为值得的,就是把身上全部的钱都花光了他也乐意,这从他能借丁艳花几万块钱,借董瘸子几万块钱上都可以看出这种性子,在古代这就是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英雄好汉,该出手时就出手,该花钱时就花钱,没二话,一拍自己的衣服兜子,掏出一沓红票子,那是他娘给他的三千块钱,嘿嘿地道:“放心,咱不差钱,到时候你们随便要,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既然是三丫和晓晓的同学,那就都是我余伟的小妹妹,今天当哥哥的请客。”

    嘻嘻哈哈地一众小女生都乐了,有得吃当然是好的了,学校食堂的伙食实在是不怎么好吃,这些人有的可能生活条件好点,但也有生活条件不好的,正是青春少女的年龄,也都是嘴馋的年龄,有好吃的当然都喜欢了,还是徐倩倩这个很是火辣的小女生,吃吃乐道:“小伟哥,你说你代表三丫我们同意,可是你说代表我们晓晓我们可就不同意了,你们是什么关系啊,这个事情可不是说代表就代表的啊!”

    “对啊,对啊,你们是什么关系啊,晓晓,你说,你说啊!”

    有两个女生笑嘻嘻抓住夏晓晓,逼问着她说些什么,而夏晓晓小脸蛋红扑扑很是好看,∮∏,..就是一句话也不说,她本就是很内向的女生,有的时候性子很是天真烂漫,有的时候还爱犯点小迷糊,但却绝对不是傻,自然知道这个时候最好的是什么都不要说,要是说了这帮三八女还不刨根问底把她生吞活剥了啊!

    “好了,别逗晓晓了,你们没看我二哥脸色不好看了吗,小心你们逗了他女人,他不请你们吃好东西了,还有一会儿上课呢,二哥,要不你去我们宿舍呆着吧,正好在我们宿舍睡一觉,上完课我们去找你,咱们一起出去。”余三丫还是说话了,对于夏晓晓这个好姐妹,她看好的小嫂子,她自然是一向保护着,一帮小姐妹可以开夏晓晓玩笑,却都有点怕余三丫,余三丫不但学习好,而且嘴上也厉害,人际关系也处理得非常好,更是协调能力,各个方面都突出,在学校里老师都喜欢她,同学也都喜欢她,一些男同学更是对她痴狂,只是因为她太突出了,导致大家都有点从内心里怕她,她说出话来一般都很好使。

    徐倩倩呵呵笑着道:“好了,三丫大姐发话了,你们都别欺负晓晓了,也不看看人家晓晓是什么人,那可是三丫大姐的小嫂子,正经的一家,咱们惹不起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一众小女生笑起来如同一帮百灵鸟一样好听,附近不少同学都把目光看过来,特别是吸引一些男同学的目光,有的猥亵的一点的更是眼睛睁得好大,嘴角哈喇子都流出来了。

    “走了,走了,回宿舍了!”见场面越来越大,一帮子小女生也开始心慌起来,余三丫一招呼,几个人都跟着走了,余伟一时也没地方去,自然也跟着走了。

    县城一高倒不是那种全日制住宿学校,学校也没规定必须都得住校,但由于生源大多数来自周边的各个村子,离县城都比较远,因此一般都选择了住校,只有个别在县城住的回家住,她们六个人本就是一个班级的,又都住在一个宿舍,因此关系比较亲近,别看是高中宿舍,修建得也很气派,上面一层楼是女生宿舍,下面一层楼是男生宿舍,现在高中生正是情窦初开的年龄,十六、七岁也都是懵懂爱情的年龄,因此男女生之间学校管理得也比较严格,都在学校住着,万一出点什么事情,怎么向家长交代,在通往女生宿舍的楼道口,更是有一个管后勤的中年妇女在看着,楼道口摆放着一块小黑板,黑底白字八个大字有着莫大的威慑力,“女生宿舍,男生止步!”一个男生也别混进去。

    不过余三丫上前跟那中年妇女说了几句,那中年妇女看了看余伟,也不知道是余三丫面子大,还是那中年妇女今天心情,居然将余伟给放进去了。

    一个房间六个铺位,两边上下各有三张床,墙角那还有六个小柜,一进门,女生独特的味道就扑面而来,不同于男生宿舍的臭味冲天,臭袜子都能把人熏死,这个女生房间却香气缭绕,收拾得非常干净。

    “啊呀,我忘了收起来了!”

    “啊呀,糟了,我的也忘了!”

    刚刚进屋,还没等余伟反应过来,就听见有几声惊叫,其中最尖叫的是那徐倩倩,快若闪电一般,直奔靠近窗户那里有一条晾衣绳子上挂着的东西,余伟本来还没注意看,让她这样一弄,却是下意识把目光看了过去,却是一件黑色的薄丝带蕾丝边的裤衩子,前面有点镂空的味道,好象有点半透明的感觉,跟内裤配套的是一个同样黑色的奶罩子,看来是一套来的,徐倩倩直接拿在手里,很快速地藏到一边的柜子里,还有几个女生也是同样的动作,就连夏晓晓也是如此,不过她拿的是一条很普通的白色少女裤衩子,真不知道她害羞个什么劲。

    估计是这女生宿舍从没有男人进来过,导致这些小女生都大胆了许多,穿的贴身东西也都随意地放在屋子里,不过这猛一进来男生,她们当然就害羞了,小女生正是情窦初开的年龄,余伟虽不是长得英俊帅气,但也身高体壮,浓眉大眼的有一股子男子汉的气息,现在不是不太流行白马王子的类型了吗,现在改流行猛男型男类型了,余伟也算赶上好时候了。

    “哈哈,让你们都淑女一点吧,一个个都跟个小浪妇似的,倩倩啊,谁让喜欢穿那样骚包的东西,这下让人知道你外表清纯内心放荡的本质了吧!”余三丫很明显是幸灾乐祸的,其实一开始她带余伟来女生宿舍的时候就想到她们随意乱扔的贴身衣物,可怜这帮小女生没什么心眼,居然连这一点都想不到。

    徐倩倩挥舞着拳头小小地威胁,“哼,姐妹们,咱们不能让臭男生白看了,走,先锻炼一会儿身体,等晚上吃饭的时候咱们就大吃猛吃,咱吃穷小伟哥,让余三丫妹妹自己哭去吧!”

    “好,好,好啊!”一众女生都热情拥护着,特别是其中那个身形最是剽悍胖胖的那个胖丫头,简直乐眉飞色舞,吃吃地道:“吃,吃,我要吃啊!”

    气得余三丫上前几步,一巴掌拍在她脑袋上,“你个大胖丫头,不是要减肥吗,还吃,再吃床都让你压塌了。”

    那胖丫头显然有点畏惧余三丫的权威,只能吐了吐舌头,嘿嘿地道:“不是有免费吃的吗,那个,我只吃这一顿,然后我再减肥。”

    “哈哈,哈哈,哈哈哈!”又是惹起一阵清脆的笑声。

    跟着这一帮芳华年龄的小女生,余伟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笑哈哈地道:“好了,为了补偿你们的损失,晚上我一定是让你们能吃多少吃多少行了吧,三丫头,那个是你的床,我先睡觉,等着你们啊!”

    一觉醒来,真是精神气爽,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已经是有点太阳西下了起来,一个鲤鱼打挺窜了起来,霍霍,霍霍地打了一趟拳脚,余伟的拳脚是跟山里那个老猎人学的,虽说是粗浅山野拳脚,但在余伟魁梧体形的施展之下,那也是拳拳带风,脚脚有力,活动开手脚,脸不红气不喘,这一觉睡得舒服,女孩子的房间弥漫着一股子清香的味道,起到了安神利于睡眠的作用。

    不知道三丫她们什么时候回来,呆着也实在是无聊,又坐了一会儿,左看看,右看看的,也没啥可看的,女孩子敏感的贴身东西自然都是收拾得干净,他总没有无耻到去翻人家的东西满足自己那方面的需要吧,可是呆着也实在是无聊,要说余伟也不是那样没有耐心的人,在山里,他可以有耐心地几个小时,甚至半天一天地等待猎一个猎物,可是有的时候,他却一刻也呆不了,在地上走来走去,转过来又转过去,无聊到了极点,最后,实在是忍受不住了,一开门,打算出去放放风。

    估计是都去上课了,整条走廊都是一点声音也没有,没有一个人的影子,余伟也没了顾忌,放心大胆地走在走廊里,这边看看,那边看看,果然是一个人也没有啊,这下他更乐了,就在走廊里当是放风了。

    走到拐角最后一间房间的时候,他却听到了屋子里面有一丝动静,这让余伟心头一动,这个时间学生们都去上课了,怎么还能有人呢,是有人请假吗,有可能,但另一个可能却萦绕在余伟心头,不是有什么小偷贼人吧,我草,敢偷到学校的女生宿舍来了,这个小偷还真是贼胆包天啊,不过你运气不太好,碰到你家余伟爷爷了,这次我就来个勇抓小偷,也让我余伟给小妹余三丫在学校里露露脸,想到做到,余伟打定主意里面就是小偷了,蹑手蹑脚地悄悄走了过去,把耳朵贴到门上,随即点了点头,里面的确有动静。

    钱梦娜,高一年纪二班的班主任,今天不过二十五岁,正规师范大学毕业的研究生,因为家里就在县城附近的一个村子,但却没什么门路,今天刚毕业就不得不被分到县城一高来工作,当个高一年纪的班主任,不过她却很喜欢这份工作,喜欢那些孩子,以她家里的家庭条件,能当上一个正规老师,也算不错的选择了,在家里,她可是对外炫耀的对象。

    今天本来这个时候是上自习建课的时间,她本来想做个小测验,检测一下班级学生最近的成绩,但那知道那个大姨妈来了,可能是家里条件不好,小的时候营养也没跟上,导致她的生理期很不稳定,来的时候更是难受疼痛,实在忍受不了,不得已让学生自己在教室里复习看书,她则回到自己的寝室换一下卫生巾,另外用热水温一下小腹,减轻难受疼痛的现象。

    家在县城附近一个偏僻的小村子里,来回上班也不方便,所以钱梦娜老师也就在学校里住宿,跟女学生一样都住在女生宿舍,这个拐角处的小单间就她一个人住,加上是女生宿舍区,学生们也都去上课了,因此钱梦娜也没顾忌什么,门都没关就匆匆进了房间,开始脱裤子,找卫生女用卫生巾,又烧开水什么的,所以弄出了不小的声音,也正好引起了余伟的注意。

    门外,余伟听了一会儿听到里面果然有动静,顿时就来了精神,嘿嘿一笑,一碰门,啊呀,居然没锁门,也对,门一定是撬开的,他蹑手蹑脚地把门打开,然后身子跟着钻了进去,随即就是一声喝,“别动,你个小偷,敢偷到我妹子的宿舍来了,今天你是来得去不得了。”

    钱梦娜老师正把裤子脱了下去,因为里面那条裤衩子和贴身的秋裤都染上了鲜红的血,所以她直接就全脱了下来,也没有人,她也没有什么顾忌,正撕开一条卫生巾粘在自己一条干净的裤衩子上,她根本都没有意识到这个时候会进来一个人,还是一个男人,一声喝之后,她几乎就有点呆住了,没什么反应。

    余伟进屋得意张狂地一声喝之后,也立即看到了屋子里的情况,就在一张折叠床旁边站着一道很优美的纤影,长长的头发披散着开来,下面光溜溜什么也没穿,两条嫩白修长的大长腿就那样外泄着春光,因为是证明冲着门,她前面明显看到了两条腿并拢的地方有一蓬乌黑的毛发,却是很多很茂盛的生长着,余伟一进来喊一声,她抬起了头,露出了整张秀靓的雪俏颜容,脸上架着一个黑色小框近视眼镜,从余伟的审美观来讲,这个女人不算顶级美女,比起真正意义上的大美女还略有不足,但她明显扬溢着一股典雅的韵味,就是俗称的贤妻良母,大约二十五六的样子,或许更小一些,很有一股子女人的味道,不,准确地说与余伟以往认识的女人不太一样,很有一股子知性的味道。

    钱梦娜真的有些吓傻了,但呆了一段时间之后她却反应了过来,直接就是一声尖叫,赶忙窜到床上抄起一床被子,遮掩住下面大泄的春光,恐慌地叫道:“你,你是谁,你想干什么,你个流氓,我叫人了啊,我叫人了啊,快来人啊,快来人啊!”

    余伟也傻眼了,怔怔地看着眼前这个明显受到刺激大声叫唤不止的女人,怎么跟他想象的不太一样吗,不是小偷吗,怎么又换成一个不穿裤子光溜溜的女人啊,余伟不算很聪明的头脑有点不够用了,不过他却马上反应过来,不能让她这样叫啊,要是把人给叫来,他可是有几张嘴也说不清楚了,本来小妹她们就叮嘱自己不用乱走,这里是女生宿舍,她们也是偷摸让他进来的,要是被别人发现她们也得受处分,刚才光顾着抓贼想让小妹露脸,却是把这个事情给忘了。

    “误会,误会,真的是误会啊,我以为是有小偷呢,那知道不是啊,绝对是误会,你别叫了,你别叫了啊!”余伟努力想解释个清楚。

    但是钱梦娜那听他解释,这个时候她满脑子都是恐惧害怕羞愧的思想,那个地方让一个男人看了,她可是一个黄花大闺女,这可让她怎么活啊,一直都是生活在校园里,没怎么接触过社会,她基本上也属于一个小女生,遇到这样的事情有这样的反应也不算奇怪。

    这个时候,估计是喊的声音大了,外面好象真的有人进来,因为很静的原因,有脚步踩动地面的声音很清晰,余伟真的急了,不能让她这样叫了,一把上去,直接一只手抓住她的身子,一只手捂住她的嘴,恶狠狠地道:“不要叫,不要叫,再叫我就扒光你的衣服,让你在所有人面前丢脸,知不知道,知不知道!”

    软的不行用硬的,余伟也不是那种迂腐不知道变通的人,他可不想吃哑巴亏,要是真让人闯进来,他用几张嘴也讲不清了,现在这叫胁迫你服从,以后慢慢有机会再好好解释,先对付眼前的这个事再说。

    钱梦娜彻底地懵了,不过更多地是害怕,完了,完了,真的是流氓啊,他要扒光自己,要是自己真的在全校师生面前被扒个精光,以后还怎么见人啊,以后还怎么在学校当老师啊,现在一个师范生能毕业当上老师可是真不容易,都不包分配了,她也是因为学习成绩太好了,又是读了研究生毕业,才当做特殊人才被这县城一高破格录取的,她可不想失去这份体面并且让自己热爱的工作,乖乖地不敢反抗,不敢挣扎了。

    外面的脚步声传来,走到她的房间,敲门道:“钱老师,钱老师,刚才是你在叫吗,出什么事情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