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繁体版

第七节我一定轻着点弄

    第三天下午,余伟觉得自己的体力又恢复差不多了,就又去找骆同梅。骆同梅前两天被余伟弄地七荤八素的,两天一过也已恢复过来。余伟去的时候小店里有人打牌,那董瘸子也在家,余伟示意骆同梅出来,还到那天那个草垛里。

    余伟也不客气,到了草垛子里就直奔主题,骆同梅看了余伟的姿式,很为难地慢慢张开双腿跨过他身前的双脚,此时她的秘密花园处促然地矗立在余伟面前,现在已没有选择,自己也跟余伟说过随便余伟把自己怎么的,不过也是一种享受,骆同梅并不十分反感余伟这样的。

    哇!多么美丽的景像,她的茂密的森林、尽在余伟眼底,上面还有一些小水滴呢!好想凑上唇去一饮这甜美的甘露,为了不打草惊蛇余伟强忍内心的欲火。

    另一方面骆同梅的内心也受尽煎熬,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杵在那儿,这对双方都是一种痛苦的折磨。

    一阵轻风拂过之后,骆同梅微曲双膝慢慢地蹲了下来,余伟眼前的景象由凹陷的肚脐转为高挺的双峰,就在此时余伟的刺入了一片蓬草,而骆同梅也嘤地叫了一声,然后伸手向下探去,握住了余伟的零件。

    骆同梅好像此时才在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嘿嘿……看来骆同梅似乎还没接触过★,..男人的,前天是第一次,不然反应怎么这么慢,今晚真是幸运可以再次品尝骆同梅鲜美的滋味,想到这里几乎冲动地要把眼前的仙女就地正法,但又怕她极力反抗,反而欲速不达,所以只好极端地压抑自己的激情,却反而产生极大的兴奋。

    余伟抬头望向骆同梅的脸庞,她低头害羞地说:“你能不能把你那个……那个东西移开,不然我没办法抱住你?”

    余伟渍渍嘴说:“嫂子,你不能怪我,只能怪你长的太漂亮了,我也是自然反应,不是故意的。也怪董瘸子不争气,这么水灵的没人无福消受。”

    骆同梅一听双颊微红,而半蹲的双腿不断地在颤抖,幽幽的说:“那我该怎么抱住你才好?”

    余伟打了个汗颤:“不然你暂时这样抱住我好了?”

    骆同梅可能半蹲的有些累了,马上就将她手上的松开,两手环抱在余伟的肩上,双腿夹紧他的腰身。

    而余伟的脸很自然的就陷入骆同梅完美的双峰之间,他挣扎了一下才让眼睛离开柔软的胸脯,但但双唇却更紧密地吸吮着美味成熟的蜜桃。

    看着骆同梅双眼紧闭,长长的睫毛还悬着泪珠,上排牙齿紧紧咬著下嘴唇,看来骆同梅和余伟一样正在极端压抑自己的情绪,不同的只是压抑的原因。

    余伟是怕骆同梅反抗而压抑,而骆同梅是怕被同村的人知道自己的身体反应而压抑,余伟明显的感受到积压在内心的激情不但没有消退,反而越累积压力越大,他相信骆同梅的内心和自己有相同的挣扎。

    虽然骆同梅心理上想挣脱余伟的身体,无奈肉体上极端渴望温暖的冲动战胜了理智,使她紧紧拑住了余伟的肉体。

    余伟看清了这一点,就大胆地把双唇游移向左边的,当他温暖的双唇含住娇嫩的时,一阵暖意与快感袭向骆同梅,她不断地摇摆自己的头,似乎是理智与肉体正在进行强烈的拉锯战。

    余伟看情况不妙,赶紧用温暖的双手轻抚后背以降低她紧绷的神经,随着骆同梅的头慢慢地平静下来。

    余伟不安的心情也慢慢地平静了下来,于是他继续轻抚后背,并用牙齿由浅而深地咬着成熟的蜜桃,最后用舌头挑拨因兴奋而勃起的。

    骆同梅终于慢慢松开紧咬的下嘴唇,看来她的理智已暂时被余伟麻痹,真是个好时机,余伟马上将双手游移至腰侧,用力的握住纤腰,利用双手调整骆同梅身体的左右位置,马上在刺入的草丛中移动。

    突然一阵压迫之后马上又陷入更深的一道狭缝之间,看来余伟已成功的刺入骆同梅的禁宫之地,此时骆同梅似乎又不安了起来。

    余伟赶紧将自己的双唇移向另一颗尚未开发的蜜桃,而双手也重拖故计地安抚她。

    当骆同梅再度安定下来时,双唇微开似乎有些陶醉,余伟兴奋地感受骆同梅的肉体并用强烈的热力企图溶化她冰冷的身心。

    为了更进一步地拥有这野艳的肉体,余伟前后地移动自己的臀部,就在细长的山丘中前后的拨开、爱抚……

    此时余伟己是兴奋的全身大汗,骆同梅夹紧他腰间的修长双腿也因此慢慢地向下滑动,因而越刺越深。

    骆同梅湿润的爱液慢慢地流了出来,因为花心受到强烈的刺激,她兴奋地拱起了腰。

    突然间骆同梅的双腿一滑,全身突然一紧,死命的拑住余伟的身体不再下坠。“小伟子,你可要轻点啊!”

    余伟听了这话心里还不是火热火热的,要说这骆同梅皮肤白得出奇,在阳光的照射下显示出一种非凡的美丽,此时不出手,还等待何时,大手猛然抓住了她高耸的部位,“同梅嫂子,你怎么不睁眼啊,你害怕个什么啊!”

    骆同梅的呼吸又开始急促起来,她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这个时候她更加不敢睁开眼了,因为她也听村里的那些老娘们说过因为那个地方是如何如何地大,如何如何地真男人,她生怕自己要是看了之后更加害怕,所以她更加闭紧了双眼,任由他怎么样就怎么样,口里道:“小伟子,我说真的,我前天真的是第一次,现在还有点疼呢,你,你要轻着点,别把我弄疼了。”

    软软的细语里带着小姑娘的羞涩,让余伟直接就相信了她的话,所以他就更加怜惜起来,也同样轻着声音道:“同梅嫂子,你放心,我一定轻着点弄。”

    太阳当空照,下面乐淘淘,余伟在阳光下展示的是健壮的肌肉,那黝黑的皮肤与骆同梅嫩白的皮肤相映成趣,一黑一白真是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就在那封闭的柴火垛子里宛如另一个世界,但由于是大白天,这里也是村口的位置,指不定有什么人经过,所以他们也不敢有大的声音,这样就造成了感官上的强烈的刺激,当余伟终于触碰到骆同梅那女人最关键部位的时候,瞬间的快干打得骆同梅晕眩起来。

    骆同梅刚才还有点神志,但现在已经神情迷离,嘟嘟地说着些口齿不清的话,余伟也不听,只管一手托着她的后背,一手满怀里捏弄,特别是大手摸到那个毛毛的地方,一条沟渠里伸进去两只手指,骆同梅估计是被弄得高挑了,微张的嘴巴一闭一合,“小伟子,小伟子,你是我的男人小伟子!”

    余伟觉着骆同梅的身子很热,揽在怀里跟烤火条似的,索性将她拉直了平放在柴火上,都是那种干了的茅草,倒也软塌塌的,躺上去还很舒服,骆同梅沉浸在有些虚无缥缈的快欲中,任由着余伟弄,除了舔一下有些发干的嘴唇,嘴里时不时喊一声小伟子,再也没啥反应了。

    随着余伟的大手深入,骆同梅那个地方终于汇聚出水来,时间不长,罅隙间,已是沼泽一片。

    “嘿嘿,同梅嫂子,你的水还是真多的啊!”余伟抬起手腕在眼前晃了晃,中指指尖上,一滴垂露,扯着一丝细微的水线,打落在余伟的胸口上,“娘的,都弄我身上了啊!”余伟侧着手掌在那干草上擦了一下,“他们嫂子,我要大干了!”

    骆同梅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什么意志了,她完全被那一只大手所征服掉,还没有真正的享受到男人,就已经达到了女人的,身子一颤一颤的,“嗯”了一声,分开两腿,她的黏水早已开启了那封闭之门,只待来客叩响后贯入。

    余伟一个翻身压上去。

    “哎呀!”骆同梅一个惊颤,瞪开了那原本一直就闭着的眼睛,咧着嘴道:“不是让你轻一点吗,你要搞死我啊!”

    余伟无奈地发现了一个问题,这个余伟似乎好象还真是第一次,是个黄花大闺女,这才刚刚进去一个头,她就叫了起来,赶忙对她禁嘴道:“你别叫那么大声啊,我这刚刚进去一点,你叫什么啊,要是再大声叫把人召来可别怪我啊!”

    忙捂住自己的嘴巴,因为刚睁开眼睛,被刺眼的阳光刺得有些发花,她适应了一阵后看了看下面,突然再也抑制住都浑身抖动起来,刚要叫出来,被自己的手给死命地捂住,因为她终于看见了余伟的那个家伙,那个如杀人棒子一样的家伙,这么大个要进入自己那么小的地方,这不是真的要杀人吗,眼神里闪过恐惧害怕的神色,咬着牙强忍着不让自己叫出来,但最后实在忍耐不住,把手松开,大口喘着气,歇斯底里的哑着声音,当然不是大声喊叫,而是小声叫道:“你,你的也太大了,你要是全进去,不是要杀了我吗!”

    余伟没好气地一笑,哼了一哼道:“那有那么悬乎,要是照你这么说,我不杀死很多人了。”

    骆同梅一声“哦!”但马上又想到了什么道:“小子,我还当你是好人,原来也没看什么好事,这么说你还真的挺有经验了,说说,咱村有几个女人让你给祸害了。”

    余伟当然不会跟她说实话,难道说王杏花和丁艳花都跟了自己,要是几个女的在村里遇见了岂不是坏事,所以支吾着道:“不是咱村的,我余伟要找也兔子不吃窝边草啊,别地方的。”

    半信半疑地看了看余伟,骆同梅似乎还有点怀疑地道:“真的假的,不是那个莲妹子跟你关系不错吗,还有那个大炮村长的姑娘夏晓晓好象也跟你挺近乎的。”

    余伟嘿嘿地笑了,又压了下去,哼哧着道:“你们女人还真是八卦啊,现在不是说我的事情,而是说你的事情,咬着自己的衣服一点,一会儿别叫出声来啊,万一让人听见,丢人的事我不怕,你自己看着办吧!”

    可怜骆同梅这个时候才想到自己的处境,不由得慌了神色,求饶道:“小伟子,今天我看就算了吧,改天,要不咱们改天来好不好,你也让我有个心理准备。”

    余伟当然不让,反而笑地道:“这种事情就不能有心理准备,越准备你越害怕,越害怕你就越有心理负担,还不如直接来个干脆,这样痛快,两三次之后,再下一次你就习惯了。”

    骆同梅还有点想不开,想要说不干,但余伟那容得她反悔,你以为你是我艳花娘呢啊,就是我艳花娘我照样不给面子,一声闷哼,一开始不是刚进个头,这一下就是进了半个身子,就在余伟真的捅到那一层壁垒的时候,骆同梅再也忍耐不住,大声地叫了起来。骆同梅因抵到花心的痛楚忍不住呻吟了出来,而余伟口中也响起了积压已久的情欲之声,两人的靡靡之音伴奏着晚归的鸟声在空荡荡的软绵绵的空气中回响不已。

    “啊,娘,那里面好象有声音呢!”

    “我好象也听见有人叫唤,走过去看看!”

    “娘,别不是什么坏人吧,我有点害怕啊!”

    “怕个什么,这大白天的,坏人能把我们怎么样,走,进去看看!”

    余伟迅速地拔出自己的大棒子,而骆同梅这个时候也已经反应过来,睁着一双眼睛,惶恐不安中带着丝丝羞愧的感觉,这要是让人给堵上了,以后在村里她可就真的没脸活了。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一点声比音都不敢出,就盼着外面的人自己走掉,可是听外面人的意思居然还想进来一探究竟,这对母女俩还真是与种不放弃的精神,不知道这是她们好事呢,还是余伟和骆同梅倒霉呢!

    “娘,你小心着点,我在这守着,你进去看看,要是有什么情况,你就喊,我也马上喊,肯定能招来人村里的人。”

    “你个死丫头,那你是把搭上了,怕个什么,我还真就不信了,这大白天的,谁还能干坏事不成。”

    “不是,娘,万一要不是人,是个什么大长虫,野狐狸,黄鼠狼啥的,那冷不丁窜出来也吓人啊!”

    似乎听见闺女这样一说,那当娘的迟疑的有点停下脚步,嘴上打着结道:“啊,你要这样一说,我还真的提防点,咱们先出去,找根棍子防身。”

    本来听见她有些迟疑,余伟和骆同梅还有些高兴,心说这下好了,但马上那当娘的还真是不放弃的精神发扬到底,余伟咬牙切齿地在心中嘀咕,“要是你们真发现我们在这里,看我不怎么收拾你们。”

    骆同梅却是瑟瑟发抖,她不是害怕,而是惶恐,下面的疼痛,心里的折磨,她不管怎么说名义上还是董瘸子的媳妇,这大白天的和余伟这个小子折腾在一起是个什么事情,就是把董瘸子卖媳妇的事情说出去,那也好说不好听啊,到时候村里那些长舌妇嚼起舌根子来,她骆同梅就真的是没脸在村里呆了,难道自己只能灰溜溜地回南方去,以前是有点想念南方的生活,但是在这里生活惯了,除了口音没改变外,她的生活习惯已经渐渐地在改变,渐渐地适应了北方的生活,让她再回南方去,还真的有点不习惯,再说南方除了一个妹子外也没其他的亲人了,那里也没有家,听妹子说她在家里也生活得艰难,让她又何去何从!

    “娘,你小心着点!”

    “放心吧,管他什么坏人野兽,一棒子照样给打倒!”

    就在余伟和骆同梅两个人暗地里嘀咕的时候,那母女俩居然又杀回来了,真不知道她们是真傻啊,还是很天真啊,真跟这件事情上较上了,余伟恨恨地比划起胳膊,要是她们敢进来,我两拳头就给打倒。

    骆同梅忙拉扯了他一下,本来就理亏,你要是再打人,那就更理亏了,都是自己不好,没忍住喊了一声,可是你干吗一下子就进去了,不是告诉你轻点轻点吗,一点都不怜香惜玉,我都说我没什么经验,你倒好,往死了弄,这下好了,惹来人来,你让我骆同梅脸是没地方放了。

    “娘,里面有动静没?”

    “还没有,我再往里面看看!”

    “娘,你小心一点!”

    “啊呀,我知道了!”

    就在余伟和骆同梅心生怨恨的时候,那个当娘的居然已经是摸进来了,完了,完了,这下是真完了,余伟偷情数次,这一次终于是被发现了,倒怪自己急色了一些,大白天的也没选对个地方,要是往苞米地、高粱地里一钻,就是被发现了也可以跑个无影无踪,但是在这个地方,被封闭住了,你就是想跑也跑不掉啊,被人家瓮中捉鳖,倒霉啊倒霉,晦气啊晦气,余伟倒不是怕被捉住,而是有点不甘心,更是有点恼羞成怒,他一个大男人不怕这个,就是连累了同梅嫂子,让他有点不好意思。

    如果说余伟是怒的方面多,那么骆同梅就是羞的方面多了,这种事情历来就是羞人的事情,要是一曝光那就是能传遍四方,农村人对这种事情可是敏感得紧,那些大姑娘小媳妇老娘们老太太最爱传播的就是这种事情,以前捕风捉影的事情都能传得邪乎,现在要是被捉在这里,那可真就人证物证俱在,她是怎么说也说不清楚了。

    就在两个人紧张地注视下,脚步的声音越来越近,那当娘的已经慢慢走到里面来了,余伟刚才带着骆同梅走到最里面来,然后用柴火堵住了出口,但是只是简单地堵住了一下,要是对方仔细地观察,也一定能看到里面的动静,毕竟这是大白天的,看什么都能看个清楚明白。

    几乎要停止了呼吸,余伟捏紧了拳头,骆同梅闭着眼睛不敢再看,而那脚步声已经到了近前,隐约从柴火的缝隙里,都能看清楚她隐约的身影,生死就在一瞬间,似乎一下子时间都静止了。